t.qq.com/yzjspx

谢增义养猪技术微博
收听我们,关注养猪致富



关于创始人

谢增义:养好猪的目的就是要养好人
 
        重庆江津吴滩镇郎家村,这个在地图上都不容易找到地方,上世纪出了一位伟人,叫聂荣臻。2007年,在离聂荣臻元帅故居不远处,农民谢增义选了一块十几亩的缓坡地,披荆斩棘、大兴土木,投资90余万元,创办了江津民众养猪专业合作社。从此后,郎家村又热闹起来了,全国各地的猪场老板纷纷踏访郎家村,向谢增义学习他自创的“尿不湿养猪法”。这种学名叫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的新型科学养猪技术,让谢增义在全国养猪界声名鹊起。
        2014年3月号的《商界》杂志特别策划《中国乡村商业新胎动》一文再度重磅报道了谢增义发明的“尿不湿养猪法”,循着踪迹,笔者在郎家村的民众养猪场见到了谢增义。
        刚见面,谢增义便爽朗地打开了话匣子:“别人都觉得养猪的活儿又脏又累,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修身养性。”从2009年起采用“尿不湿养猪法”以来,这个年均出栏2000头的养猪场一直以来就只有两名工人:谢增义和他的妻子罗统超。每天早上六七点钟喂一顿,下午三、四点再喂一顿,其余时间,猪在睡觉中成长,妻子罗统超守院,谢增义则远乡近邻的到处走走,给其他猪场看看病,支支招,且不收一分钱,纯粹的义诊。

谢增义的民众养猪专业合作社一角
        两个儿子有时候免不了要埋怨父亲,说他总是干些免费的活儿。每当这种时候,谢增义总是指一指墙上的标语给孩子们看,乐呵呵地笑而不答。
        “养好猪的目的就是要养好人”这句话如同毛主席时代的大字报标语一样,刷在养猪场的墙上,格外醒目。谢增义讲,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对于养猪的人来讲,猪养好了,赚钱了,日子好过了,也就是把自己一家人养好了。另一层意思是,把猪养好了,为社会、为百姓提供了优质、健康的猪肉,让大家都吃上安全、健康的猪肉,也就把大家都“养好了”。
 
        初入养猪行业遇上好年成轻松入账40万,行情下滑困境求生觅得“尿不湿养猪法”
 
        谢增义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吴滩镇上少有的大学生,有思想、有文化,在吴滩镇上小有名气。2007年进入养猪行业时,正值当时国内生猪价格行情最好的时候,此时生猪价格一路涨到了14元/斤。谢增义抓住机会,倾其所有创办了民众养猪场,当年出栏500头,每头净赚800元左右,40万利润轻松收入囊中。谢增义来了信心,采用同样的饲养方法,第二年又养了500头。由于这年行情开始下滑,算下来,这一年只打了个平手。
        谢增义总结原因,一是受生猪价格行情持续下滑的大环境的影响,二是居高不下的养殖成本抵消了相当一部分利润,特别是养猪场的劳动力成本几乎占到了总成本的四分之一强。对于养猪户来讲,市场行情是不可控的,但是成本却是可控的。要想赚钱,得在成本控制上做文章。
        于是,谢增义缩减了养殖规模缩,留出了一部分精力,着手于成本控制方面的技术改造。

把养猪视作修身养性的谢增义
        一个偶然的机会,谢增义在镇上畜牧站的一个朋友处看到一个光盘,里面介绍了澳大利亚养猪从业者普遍采用的一种叫“发酵床”的养猪技术,这是谢增义第一次接触到“发酵床”这个概念。光盘里介绍,这种发酵床能够自动分解养猪场的粪尿,猪的粪便排泄在“发酵床”上,会被微生物迅速降解、消化,成为没有臭味的残渣。“发酵床”通常使用3年后才更换一次,是优质的有机肥。用这种方法养猪,平日里不必打扫、冲洗猪圈,节省水电不说,劳动力也至少节省一半。
        这正是谢增义苦苦寻找的“济世良方”!
        但是,这种发酵床养猪技术在当时的江津没有现成的范本,在整个重庆也没有。谢增义仅凭光盘里有限的资料为蓝本,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走访了全国各地的数十家养猪大户,凭着自己的刻苦钻研,硬是活生生的整出了一套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后被媒体戏称为“尿不湿养猪法”),并于2009年初便投入了使用。

谢增义发明的“尿不湿养猪法”
        这一年,谢增义把养殖规模扩大到了1000头,全部采用其“尿不湿养猪法”饲养。圈舍下方垫有1米多高的“发酵床”,它由谷壳、锯木面、米糠组成,再按比例加入特殊微生物菌种。猪的屎尿排在“发酵床”上后,直接被微生物迅速降解、消化。从此,谢增义的养猪场呈现给人们一番全新的景象:猪舍里没有污水,难寻臭味,猪仔们躺在厚厚的褐色“沙滩”上,或闭目酣睡,或悠闲拱食。猪本有拱食的天性,但如今现代化的养猪场,全是水泥地,猪儿无处可拱。“现在,有东西可拱,猪的心情舒畅,消化也好,生长也加快了。”谢增义提起当年事仍很得意,“那年我的猪过磅均重145公斤,而另一家猪场同期用常规养猪法养的生猪,普遍只有115公斤,且我的猪,提前了半个月出栏。”
        更令谢增义满意的是,近半年时间里,他的猪场从没向外排放过猪粪和污水。他算了一笔账,不需要用水冲洗猪舍,不需要每天清理猪粪,节省了人工和水电成本;猪喜欢从发酵后的物质中觅食,可节省饲料约10%,而且一次垫料可持续使用3年,“这样的‘懒汉养猪法’,平均每头猪可增收节支80至100元。”
        2009年这一年,是全国生猪价格行情持续走低的一年,其他的养猪场都在亏本,只有谢增义在赚,尽管是小赚,但是这足够说明问题了。
 
        标杆崛起:重庆养猪学江津,江津养猪学谢增义
 
        江津是重庆地区为数不多的“全国生猪调出大县”之一,年出栏生猪高达百万头以上。谢增义发明的发酵床养猪技术很快在江津炸开了锅,每天登门拜访的猪场老板络绎不绝。江津日报、重庆日报、江津电视台、重庆卫视等媒体相继进行了密集的报道,江津区畜牧兽医局也立马行动,在全区全面推广谢增义的发酵床养猪技术。
        此后,针对部分生猪不肯吃不肯长的情况,谢增义又发明了发酵饲料技术。谢增义有一句名言:“养猪场,就是养猪肠”,也就是说要养好猪的小肠绒毛,只要猪的小肠绒毛多且长,猪就肯吃又肯长,反之就会不肯吃也不肯长。谢增义的发酵饲料技术取材于农村廉价的玉米、红薯、南瓜、青笋等农作物,经特殊益生菌发酵后再饲喂,成本低、适口性好、营养成分高,最重要的是有利于仔猪小肠绒毛的生长发育。

重庆市科协副主席张基荣、江津区委副书记周德勋出席了发酵床养猪技术培训会
        至此,谢增义的民众养猪场最终形成了采用益生菌拌料饲喂(发酵饲料技术)及生物发酵床垫料饲养(发酵床技术)相结合的养猪新型养猪方式,谢增义将其命名为“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 该技术成功构建了生猪消化道及生长环境的良好微生态平衡,以发酵床为载体,快速消化分解粪尿等养殖排泄物,在促进生猪生长、提高生猪机体免疫力、大幅度减少生猪疾病的同时,实现了猪舍(栏、圈)免冲洗、无异味,达到健康养殖与粪尿零排放的和谐统一。
        2011年,全国生猪行情走过历史最低点后开始一路上扬,谢增义这年养了2000头,大赚了一把。此后,谢增义的“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在江津养猪行业内的推广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谢增义上场讲授他发明的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
        2013年12月6日,重庆市生猪发酵床养殖技术培训会在江津召开,来自重庆市18个区县从事生猪养殖的专业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技协代表共154人参加培训。本次培训由重庆市科协、重庆市农技协联合会主办,江津区科协、江津区生猪养殖协会承办。会议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全重庆范围内大力推广谢增义的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
        重庆市科协副主席张基荣、江津区委副书记周德勋出席了培训会。领导致辞过后,谢增义上场,足足讲了三个小时。从圈舍搭建到发酵床垫料再到发酵饲料的科学配伍,谢增义都毫不保留地向与会的同行朋友们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享,甚至就连微生物菌种要买哪家的好这样的问题,谢增义也都向大家和盘托出。
        所有与会者都对谢增义竖起了大拇指,都称赞谢增义是一个有格局的人。谢增义还是报之以他一贯的憨厚笑脸:“养好猪的目的就是要养好人,猪养好了,大家就都好了!”
        会后,所有参会人员分乘几辆大巴车,从江津前往吴滩镇郎家村,到谢增义的民众养猪场进行了现场参观学习。

培训会过后,全体与会代表亲临谢增义的民众养猪场现场参观、考察、学习
 
        细节决定成败,“常胜将军”除了技术霸道,还钟情于和细节死磕
 
        即便是在2012、2013这样猪价行情很差的年份,同行都在亏本,但是谢增义每头猪也要赚200元以上,这除了得益于他的“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之外,还和谢增义钟情于和细节死磕的缜密性格分不开。
        谢增义告诉笔者,养猪赚钱是一个系统工程,任何一个细节不到位,都有可能导致亏本。比如仔猪进不对,亏;防疫工作不到位,亏;成本控制不到位,亏……谢增义讲了两个事情。
        才开始养猪的时候,谢增义到江苏进了300头仔猪,这批猪从买到卖,整个过程只死了11头,而同期和他在同一个仔猪场里购仔猪的江津德感镇的一个老板,进了300头猪到后来全军覆没,另一个吴滩老板则是330头死了180头。谢增义并非幸运,而是他一开始就制定了一整套严格的细节防范措施:装车之前打疫苗,运输途中喂甘蔗,下车后喂头痛粉,且一定要用35度左右的温水兑着喂,一定不能用生水。到家后前五天只喂三至四分饱,5-15天内喂到七成饱,20天后才正常饲喂……
        在养猪场疫病防范方面,谢增义也摸索出一套近乎严苛的细节把控方案。几年前,江津部分养猪场染上了口蹄疫,那段时间谢增义经常出入这些“问题猪场”去给别人“义诊”,虽然近距离接触高危病区,但谢增义自己的养猪场缺安然无恙。

谢增义向前来参观考察者介绍他发明的发酵床零排放健康养猪技术(右一为谢增义)
        就是凭着他的“尿不湿养猪法”和发酵饲料技术,加上建立在专业技术基础上的严密的细节把控,谢增义八年养猪八年赚,成为了这个领域少有的常胜将军。2000年以来,国内生猪价格行情就如同农民菜地里的生姜、大蒜一样,两年一波谷,一年一高峰。八年养猪,看潮起潮落,谢增义依旧闲庭信步。更何况,自2011年的那一段波峰过后,生猪价格行情持续走低的势头也已经要到头了。即将来临的下一个“龙抬头”,又该谢增义笑了。(文/杨四春)